风狮爷原是闽南沿海民众为防风、固沙而独创的辟邪镇煞物,并崇奉于闽南文化圈,这一现象在厦门、金门、琉球三岛尤为明显。该物常设立于建物的门或屋顶、村落的高台等处,用来替人、家宅、村落避邪镇煞。其造型推测是由庙宇门口的石狮形象演变而来的,特点是狮面人身、周身彩绘,呈直立状,或威武或俏皮,与北方石狮守门户、保平安不同,风狮爷是镇煞、镇风沙的神兽,寄托了世代闽南沿海人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 
  关键词厦门;金门;琉球;风狮爷
中图分类号G22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
16721101(2017)03003703
Abstract Shisa, created as a symbolic matter to ward off evil spirits for windbreak and sand fixation by people along the coast of southern Fujian and worshiped in local culture, is especially conspicuous in the three islands of Xiamen, Kinmen and Ryukyu. It is often set up on buildings’ roof, door or Village tower etc. to ward off evil spirits for people, houses and villages. It is estimated that the image of Shisa was evolved from stone lions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gate of the temple, characterized by a human’s body with a lion’s face, colorful painting, and upright shape, powerful or playful. Unlike stone lions in north China, which embody the wish for security and peace, Shisa is the mythical animal to suppress evils and storms, with the good wishes of generations of people along the coast of southern Fujian.
Key wordsXiamen;Kinmen;Ryukyu;Shisa
厦门、金门、琉球虽然分别由大陆、台湾、日本管辖,但三地有一些相同的文化现象,其中就包括辟邪镇煞物——闽南“风狮爷”。在一些闽南文化圈的地区,你时常会看到一尊尊石狮雕像,其伫立于建物的门或屋顶、村落的高台等处,这一现象在厦门、金门、琉球三岛尤为明显。“风狮爷”体型或高大威武,或娇小精致,周身上下涂滿彩绘,且像古代武将背后插着披风令旗,表情十分俏皮可爱。几百年来这些闽南神兽引来多少信众的顶礼膜拜,且有享不尽的香火供奉。连横的《台湾通史》记载“屋之上或立土偶,骑马弯弓,状甚威猛,是为蚩尤,谓可厌胜”1。这个厌胜就是厌胜物,也就是避邪之物“风狮爷”,传说其造型是由庙门的石狮子演变而来。狮子是百兽之王,闽南沿海的民众自然将狮子的神威与当地人文环境结合,并赋予其具有防风、固沙、祛邪、避灾、祈福的神力。
一、三地“风狮爷”缘起
闽南沿海风季长达九个月且多台风,厦金两岛原本植被茂盛,地方志就有关于厦门的五通林区,金门的鹊山、太武山林区的记载。但自元代两岛盐业兴起,林木大量砍伐,加之明代倭寇纵火烧林。种种因素致使两岛植被遭受破坏,风害更加严重,当地居民生活甚为艰苦。为了防止风害以求安居,乃在村落路口处,竖立“风狮爷”用以镇风制煞。而琉球“风狮爷”是14世纪由闽南一带的移民带去的。在闽南“风狮爷”又称“风狮”、“石狮爷”、“石狮公”,琉球称“シーサー”,是闽南发音的“狮子”而来2。 如今“风狮爷”已经是厦、金、琉球三地独特的人文景观。有人也许会发现“风狮爷”一词,“风”与”狮”似乎毫不相关且被结合在一起,而为何又尊称其为“爷” 呢?这就从自然崇拜说起。首先,古代人通常对大自然那些不可抗拒的现象加以崇拜。闽南沿海居民正是常年受风沙之害,促使他们去观察风、认识风,进而崇拜风,其实在古代中国其他地方也产生了多种风神形象。如所谓“风鸟”、“风姨”、“孟婆”、“风伯”等。再有,狮子自汉代由西域传入中原,由于形象高大威武加之佛教的推崇,自然成为人们心目中威严的神兽,具有了辟邪的神力。闽南人这就把风神与狮子两者联系起来塑造成“风狮爷”的形象。此外,厦门方言“狮”与“师”同音,故“风狮”等同于“风师”,于是“风狮”也就有“风师”一样的神力。至于“风狮爷”为何称“爷”,则是闽南方言中对顶礼膜拜之对象,常冠以“爷”、“公”、“妈”、“嬷”之后缀以示敬重,由此可见把“风狮”尊称为“风狮爷”就不足为怪。
二、厦门的闽南“风狮爷”
在厦门,几百年来有不少 “风狮爷”散落在大街小巷。当你悠闲地走在厦门老市区的里弄巷口,时常可以看到路旁、深巷处、墙根下或井边安放着石狮子,狮身一般都嵌入墙壁只露头部和胸部,雕工也较简单、粗糙。但也有制作较为精致的“风狮爷”,它们大多都会被安放于神龛并罩上玻璃箱以被供奉。在厦门的闽南“风狮爷”大多采取直立姿态,这应该是我国其他地方绝无仅有的石狮吧!在厦门曾厝垵现存多尊“风狮爷”。该村安福宫门口的“风狮爷”,体态强健呈直立状,前些年有文博专家认为系元代闽南石雕,如果可以证实的话那应该是厦门本岛最早的“风狮爷”。厦门人通常把“风狮爷”尊称为“石敢当”、“右圣王”等。 在洪本部路中段处靠海边的福寿宫,有一石狮长宽不过40公分,线条古拙,但不失其雄健。雕像两旁写有对联“石敢当无量是佛,狮为神有求必应”。从中可以看出撰联者已指出“风狮爷”就是“石敢当”。另有由“风狮爷”而得名的街巷,诚如海后路与石浔路之间就有条“右圣王”巷,全因该巷深处原先供奉一尊“右圣王”的石狮。在厦门岛东部的五通湾南侧何厝,距离厦门市区约27公里。有资料显示,何厝现存约10尊“风狮爷”。该社区的高林路53号,原是黄姓家的一座老宅,后来部分翻修过。 现在房子后侧石墙根下,还可看到镶嵌一尊石刻“风狮爷”。户主黄老先生说该石狮是清末镶上去的,当时其曾祖父从南洋回来盖大厝,因厝旁是土崖,大厝墙基屡筑屡塌。后经过法师指点,嵌了此物大厝才顺利建成。黄老先生这般说法,是为了强调“风狮爷”是镇煞护宅之物。而离这里百来米的地方也有一尊石狮,安放在内巷路89号对面的石墙上,只露一个头并正对着丁字路口。据当地人讲该石狮很灵,即使到了盛夏,其它地方没有风,此丁字路口也有习习的凉风。
  三、金门的闽南“风狮爷”
金门解放前隶属于厦门,两岛地缘、血缘、文缘等方面完全相同,所以才有“五缘”之说。厦、金两岛最近处相距1800米,这应该是大陆与台湾最近的距离。正因为两岛如此之近,所以常把厦、金两地民俗归为同一地域来研究。据程德林的《金门风狮爷》一文提到,金门岛上有“风狮爷”56尊,单金湖镇就有31尊。而东珩村有一尊3.85米的“风狮爷”,其底座刻有明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这也是金门最早的“风狮爷”3。 而安岐村的“风狮爷”则体态娇小,仅22公分,它们均被称为“村落守护神”,也是金门最有特色的地标。金门岛的“风狮爷”也是采取直立姿态,在金门金沙镇后浦头有一对(通常单只)风狮爷,工匠们特别突出地雕刻石狮的眼睛与咧开的大嘴,它仰望苍天,给人一种神目如电的感觉。应该注意的是该对“风狮爷”有雌雄之分,在的传统中国石狮均有鬃毛难以判别雌雄,由于风狮爷呈直立状,表现雄狮的性器官就成了必须面对的问题。闽南工匠则用一个葫芦竖起,并涂上鲜艳油彩装饰于雄狮双腿间,而雌狮则加以彩带诠释,这样即形象又含蓄的艺术处理实在是让人折服。在金门还有很多种类的“风狮爷”如在小古岗村就有典型的村落“风狮爷”,石狮面朝东北方向为村落挡住冬季北风。又有屋顶“风狮爷”,因其安放于古厝屋顶而得名,这一类“风狮爷”往往背上有一武士骑着,作出拉弓射箭姿势。传说狮背上的武士是源于封神榜中的申公豹形象。而又因闽南红砖错屋顶覆盖瓦片,由此屋顶“风狮爷”又得了“瓦将军”称号。金门岛由于缺水也就出现了一种祈求风调雨顺的“风狮爷”,如湖前村“风狮爷”就是消除干旱的。而设立在田墩的“风狮爷”是保佑丰收的。
四、琉球的闽南“风狮爷”
琉球(日本冲绳),公元1371年(明洪武四年)朱元璋派遣特使到琉球国宣谕,由此也证实了琉球是明朝藩属国的史实。如今在琉球还留有相当多中国“元素”,而最为常见的就是“风狮爷”。被誉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首里城,其大门外就有威严的“风狮爷”护着王城。而琉球的“风狮爷”最早是明代闽人三十六姓移居琉球,随之也把闽南“风狮爷”传入,后又与琉球本土元素结合,就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琉球狮子形象。如果说北京卢沟桥有数不清得石狮子,那当你漫步在琉球的街道,就处处可以看到“风狮爷”的雕像4。琉球人同闽南一样也认为“风狮爷”有镇煞辟邪的神力,因此无论是寺庙、政府、议会的门前都会有一对(琉球风狮爷通常成对有别于厦门、金门单个)或几对“风狮爷”。虽然如今琉球建筑多为日本的和式民居,但在岛上的民众还是会在民居的入口,保留一处安来放闽南“风狮爷”。此外,屋顶站着“风狮爷”、墙上镶嵌着“风狮爷”、旅游商店中摆着“风狮爷”的纪念品,“风狮爷”几乎已成为琉球的一种象征。同厦门一样琉球也把“风狮爷”称为 “石敢当”。每当人们走到琉球街头的丁字路口处,经常能看到刻有“石敢当”三字的石碑,这其实也是“风狮爷”的一种形式,“泰山石敢当”是中国古代的习俗之一,这大概也是得益于中国的“相宅之术”5,此术主是对房舍的位置及其周边环境的一些风水之说,其中包括禁忌与补救等庞杂理论。因此丁字路口的“石敢當”是用来镇煞镇冲之神灵。而琉球“风狮爷”并非闽南以外独有,前几年台湾学者李仁和写过一篇《闽南风狮爷》文章,并发表在2001年第45期的台湾《汉声》杂志上,曾专门写闽南文化圈的“风狮爷”,文章也提到潮汕也有风狮爷。
五、结语
无论是“风狮爷”还是“石敢当”,都能看出厦、金、琉球三地的石狮与我国北方地区石狮的不同。从形式上“风狮爷”采用的是狮面人身,而北方采用的是狮面狮身的形式。从动态上“风狮爷”呈直立状且绝大部分是单只出现,而北方采用的是蹲姿或走姿且成双成对。从功能上,厦、金、琉球三地的“风狮爷”主是镇煞、镇风沙,而北方石狮主是看守门户、保平安的象征。从造型上三地的“风狮爷”多人性化,不仅有高大威武,也有俏皮可爱,而北方石狮多雄健、威严。更加与北方石狮不同的是,“风狮爷”装饰上别具一格,其身施彩绘且背披风令旗,古朴巧拙,有较强的闽南地域文化特色6。可以说闽南“风狮爷”雕像不是因为它历史年代的久远而产生价值,而是因为它体现了闽南的民间镇煞文化现象,创造出不同于其他地方的雕塑形式和风格,非常具有地域代表性。这也足以作为我国民间雕刻作品的典范,永恒地成为东亚乃至世界传统雕塑艺术的重品类。参考文献
1连横.台湾通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上卷)235.
2高令印.厦门文化丛书M.厦门鹭江出版社,2002243.
3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福建省志M.北京方志出版社,2000221.
4金门县政府.新金门志M.金门金门县政府印行,1992315.
5钱绍武.中国雕塑年鉴M.合肥安徽美术出版社,2005324.
6颜立水.金同集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5435.